409543  

 

 

 

  如果說再見是你最後的消息,為何我怎麼想也想不起
  你當時的表情,你當時的心情,有沒有一點痕跡可尋


                         ──張宇《消息》

 

 


01.

 


  季節嬗遞的速度快得令人措手不及,不久前明明還是個就連穿短袖都還會感到悶熱的夏季,轉眼間冬天便悄然無聲的來襲,比起驟降的溫度,更讓莉莎趕到愕然的是時間前進的速度。

  回想這一年來她的生活中有什麼精彩,絞盡腦汁她卻依舊什麼也無法憶起,每天就是這樣漫無目的、渾渾噩噩的走過來,彷彿單純只是為了繼續呼吸而在每天的早晨睜開眼睛。

  如果不這樣過下去,她便沒有辦法把那個人的身影埋藏在比心底還要更深的地方。


  莉莎緩步走到窗邊,指尖輕觸透明的玻璃,從辦公室看出去,外頭堆積的雪已經讓行人寸步難行,中央很少下這麼大的雪,連這種地方都下起了大雪,不曉得北方的風雪會大到什麼地步。

  ......北方。

 

  一瞬間掠過莉莎腦海的字眼讓她的胸口微微發疼,她眨了眨眼,逼自己不要再去想,關緊了窗戶之後便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但室內的溫度並沒有因為她剛才的舉動上升一些,莉莎無奈的看著自己發紅的雙手,儘管朝著雙手呼了好幾口氣,凍得無法提筆的手卻依舊沒有得到改善,這樣的狀態可沒有辦法繼續批公文啊......。


  正當莉莎為此苦惱,打算去泡個東西來暖身的時候,有人開口了:「中尉。」聞聲,莉莎抬起了頭,只見菲利端著一杯咖啡走了過來。「辛苦您了,很冷吧?喝點咖啡吧。」

  「謝謝。」莉莎接過了菲利遞來的咖啡,咖啡的溫度透過玻璃杯傳到了莉莎掌心,冰凍的雙手終於因此得到舒緩。對於菲利的這個體貼的小舉動莉莎已經見怪不怪,不過有一點還是令她感到很意外。「菲利上士煮的咖啡總是很合我的口味呢。」

  「沒有啦,這些都是馬斯坦古上校告訴我的......,啊!」也許是因為莉莎的讚美讓菲利有些得意忘形,沒有多想便將那個人的名字脫口而出,看見莉莎瞬間僵住的笑臉,菲利幾乎要慌了手腳。「對、對不起!」哈博克明明交代過他絕對不要在霍克愛中尉的面前搬出這個名字,他原本還不太能明白為什麼,但是現在看到莉莎的表情之後他完全能理解哈博克的話了。

  好似被玻璃劃過心臟般那樣明顯受傷的表情,像是利刃般刺破了周圍的人的胸口,冷風狠狠的灌進了破洞的心中......

 

  好痛。

  心好痛。

  那當事者的心這些時日來又是承受著怎樣的痛苦?

 

  「我沒事,你的工作已經完成了吧?你先回去吧,剩下的我一個人來就好了。」失態的表情莉莎並沒有持續太久,她苦撐起了笑容,讓菲利能從這詭異的氣氛中逃離,而他當然識相的點了點頭,東西收拾完之後便馬上打開辦公室的大門準備離去。

  過了數秒,卻遲遲沒有聽見門關上的聲音,莉莎疑惑的看向門口,只見菲利帶著有些猶豫的表情站在那裡。

  「上校......」菲利的聲音很小,小到自己都沒有辦法保證他是不是真的有發出聲音,但是看見莉莎的表情,他可以肯定她聽見了。因為這一年多來莉莎毫無波瀾的情感,只有在聽見羅伊的名字時才會被牽動。「我們明天,會去北方找上校......,不是、是馬斯坦古伍長。所以,那個,您、您要一起來嗎?」

  像是想要壯膽似的,菲利越說越大聲。他豁出去了,反正都已經說溜嘴,那麼他就乾脆將想說的話說出來,不管答案是肯定的還是否定的都沒關係,問了至少會多一點點機會,即使那個機會是如此的渺茫,但他還是不肯放棄,他不想要再看見羅伊落魄的臉和莉莎悲傷的表情,明明可以走在一起,為什麼他們兩個人就是不願意?


  然而菲利忘記了,這世間的問題不一定只有正反兩面,回答也不一定只會是Yes或No。

  莉莎沉默了許久,再次開口眼眶卻已經濕潤。

  「對......」


  ......什麼?

 


  ──對不起。

 

 

02.

 

 

  菲利沒能理解莉莎的那個對不起是為了什麼,於是他將事情全部說給哈博克聽,哈博克什麼也沒有解釋,只是一股腦兒的指責他做事不經過大腦,而菲利癟了癟嘴,說哈博克少尉明明也想找霍克愛中尉一起來的。

  聞言,哈博克無法反駁,不過話題也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因為他們的目的地已經到了,抬起頭,眼前便是那個他們數度拜訪的木屋,坐落在堆積得很高的雪地哩,有點簡陋,有點破舊。


  這是羅伊‧馬斯坦古現在住的地方。
  要是被中尉看見了現在上校住的是這樣破舊的小木屋,她一定會十分心疼吧,所以不找中尉過來也許是對的,哈博克默默的想。

  這次的探視和平常沒什麼兩樣,羅伊沉靜的聽著哈博克和菲利訴說著中央現在的狀況。大家都在期盼著您的回來啊什麼的,這些話一開始他們會說,但明白說再多都是徒勞之後他們很有默契的都不會再提了。

  羅伊很少笑,這幾次來探望他都是如此。他只是沉默著、聽著,然後點點頭表示自己有聽進去。但是哈博克也不想勉強他笑,畢竟他不希望看到羅伊的笑容之後讓茶水都變得苦澀。

  交代完近況之後,對話就開始變得枯燥而沒有內容,譬如上校最近過得怎麼樣、這邊很冷吧之類很多很多,羅伊的回答簡短而敷衍,還好、還行、還可以,每一句話都像是想快速的在他們的對話中畫下句點。

  察覺羅伊的用意,哈博克站了起來,抓著菲利的衣領將他拉起,說了聲「那,我們走了。」就逕自的邁開步伐朝門口走去,完全不管一臉茫然的菲利。


  然而走到門邊時,哈博克卻停下了腳步。
  就像是菲利說的那樣,他的確不想放棄任何一點的機會,他確實還抱著希望,即使知道那個希望有多麼的渺茫。

  咬著牙,哈博克開口:「放假的時候,不回中央看一看嗎,大家都很想念您。」

  「我不覺得我是個那麼有人氣的傢伙。」

  「......您應該知道我指的是誰才對。」

  聞言,羅伊又露出了讓人看了心都忍不住揪痛的笑容。「少尉,請回吧。」

 


  可惡。
  煩躁的踢去了腳邊的雪,哈博克嘖了聲。他真的不明白,為什麼他們兩個都這麼固執,想見到對方的話,去見不就好了嗎,有什麼不能說的大義,非得要他們不斷的互相傷害?

  「果然還是該找中尉來的......。」搓了搓凍僵的手,菲利低喃。

  「中尉才不會想看到上校那副頹廢的樣子呢,況且......,」哈博克抬頭看,躲在山的另一頭的太陽悄悄的露出了它的面容。「上校在等的人,應該不是中尉。」

  「欸?那會是誰?」
  「嘛,大概是那個人吧。」
  「拜託你告訴我啦,少尉!」

 

 

  看著哈博克氣憤的離去,羅伊沒有追上去的打算,他默默的站了起來,朝壁爐裡丟進了些柴火,順便把那個放在桌子底下已久的手套也丟了進去。

  “請幫我把這個手套交給她,她很怕冷,手很容易凍傷......”這些話果然還是只能吞回去呢,羅伊苦笑著,將臉埋進了雙手中。

 

  會有今天這種局面全都是我造成的,是我的決定,我沒有資格說後悔。但是我果然還是、還是想再摸摸妳的臉啊。

  我真是個卑劣的人啊。對吧、莉莎?

 


03.

 


  要不是每次哈博克他們回來後總是會刻意放大嗓門的聊著去探視羅伊的經過,莉莎真的連他是不是還活著這件事情都沒有辦法確定。

  消息,是啊,自從離去以後,羅伊從不曾主動向她報告自己的消息。不過想來也是,仔細算算,她是他的什麼呢?

  部下?
  朋友?
  又或者什麼都不是?

  於是她只能狠狠的將思念埋葬,一個人品嘗著孤獨的苦楚,任憑漫漫長夜吞噬掉她的心和身。若能全都吞噬掉就好了,莉莎真的這麼希望,如此一來,就不會在一切都消失之後卻徒留著悲傷。

 

  難堪的笑了笑,莉莎輕啜了口水,打算繼續將注意力放在公文上後,卻聽見哈博克喚了她一聲,於是她抬起頭,看見哈博克臉上表情的剎那莉莎便立刻讀懂他接下來想說的話是什麼。是因為她正好想到同一件事情呢,又或者這件事情一直都放在她的心上,任誰也無從得知。

  「昨日,我和菲利上士去探視馬斯坦古伍長了。」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試探莉莎的反應,哈博克刻意的強調了那個職稱。

  而莉莎不語,只是靜靜的等著他的下文。看她的反應哈博克知道這樣的情況不適合再拐彎抹角,於是他直接切入正題。「他病了,病得很嚴重,連幫我們開門都沒有辦法,就連和我們對話的時候都只能躺在床上。」咳了一聲,哈博克停下來觀察著莉莎的反應,發現莉莎的表情產生了變化,於是他便在心裡歡呼“奏效了!”。「所以,請您去把他帶回來吧,這件事情只有您做的到啊!」

 

  語畢哈博克便立刻後悔了,莉莎的表情令他垂下了臉不忍直視。是的,是啊,他怎麼都沒想到呢,比誰都還思念羅伊的她為什麼不願意到北方看他?就是因為莉莎知道自己就算去了也沒有能力把羅伊勸回來,她什麼都不是,她什麼也做不到,她是、這麼的無力啊。

  咬牙,哈博克繼續說道:「就算您不願意去把他帶回來,那麼至少、至少去看看他吧,如果您去了他一定會非常高興的。」


  說完,哈博克沒有等莉莎回答便直接轉身回到位子上坐下,菲利不明所以的看著他那一臉複雜的表情,驚訝的問:「上校生病了嗎?我怎麼都不知道?!」

  「小孩子別問那麼多啦!」

  雖然讓莉莎受傷了是他的失策,但是哈博克肯定,聽了這些話的莉莎動容了,擔心羅伊的她說什麼都會去北方見他一面,只要見面了的話什麼都能解決,他是這麼相信的。

 


  然而翌日,莉莎果真沒來中央工作,她去了北方,除此之外沒有別的原因,但是今天知道這一點的他們卻完全笑不出來了。
  看著報紙上斗大的幾個字,他們面面相覷。

  「北方今日溫度驟降,會有今年最大的暴風雪」

 

 

 

 

 

TBC

 

 

後記:

總算在今天把文敲完了!fcd34ce05c37536b808496e9da74c8b6_w40_h47  

上週很忙......不對好像是上上週比較忙,那我上週都在幹什麼呢(深思

大概是在背丙檢吧下周又要考試了呼呼好那不是重點

這篇文我其實打很久也構思很久了,只是我完全沒有想到真的敲起來會這麼卡

一開始沒有交代時間點,是想讓大家邊看文邊發現

「啊!這邊不是鋼鍊電影版後的佐莎嗎!」

關於這個我覺得事先說出來的話會少了很多感覺

所以就連圖我都是挑沒有眼罩的導致那張圖看起來其實沒有很像羅伊(掩面

關於鋼鍊電影版,我必須沉重的表示我看得超心痛

尤其是哈博克的那句「上校在等的人應該不是中尉」

這句話真的是看幾次痛幾次。(捂胸口

為什麼03一定要搞得這麼虐......,停留在動畫結局的偽結婚生活(?)不是很好嗎

大概就是這句話,引發了敲這篇文的契機

就是很想把哈博克的那句話逆轉過來

 

開頭引用了張宇《消息》的歌詞

這首歌真的很好聽!雖然好像沒有那麼紅

不過曲風和歌詞依舊痛

然後這一篇,三千多個字佐莎兩人卻完全沒有見到面dffa63d83532552fac2f0e88043a8bb6_w48_h48  (喂

會打得這麼卡也不是沒有原因了(不

剩下的留著下一篇再說,免得劇透了

然後星期二我要去公民訓練了喔呼呼呼

不要太想我(不是

 

 

 

未完。

 

    小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