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

  妳知道不知道我除了妳以外什麼都沒有了?


  呼吸到的所有空氣都乾燥的讓金佩芳覺得好難受,她愣愣的站在昏倒的方思瑤面前許久,鋪天蓋地的恐懼讓她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表姐......表姐......」金佩芳試著搖了搖她,好希望能就這將她搖醒,再一次聽見她喚自己「佩佩」,可是方思瑤沒有醒過來,她緊閉的雙眼好像再也不會睜開。金佩芳伸手握住了方思瑤的手掌,她掌心傳來的溫度卻叫金佩芳整顆心都涼了。

  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以前發生了什麼事,她總是會第一個打給柯展裕,但是她現在已經和柯展裕離婚了,唯一的依靠卻又昏倒在這裡,這種時候她還能夠找誰?

 

 

  ......有了。

  福爾佩佩靈光一閃,她想到了唯一可以幫忙的人物。

 

 

 

/

 

 

 

  沈曼娟不是個會晚睡的人,她身邊的親友幾乎都知道這一點,因此除非要緊的事很少有人會在夜晚打電話來擾人清夢。然而這一天,因為KISS集團留有一些業務不趕快處理不行,因此沈曼娟難得的熬夜,全神貫注在公文之中,她怎麼樣也沒有想到,今晚的一通電話會讓她淌進自己一直以來巧妙迴避過去的渾水之中。

  聽見手機鈴聲響的時候,沈曼娟其實沒有想太多,只是漫不經心的拿起了放在身旁的手機,看見撥電話過來的人是方思瑤,她嘴角仰起了好看的弧度,然而接起電話時,電話那頭傳來的卻是金佩芳焦急的聲音。


  「沈曼娟!那個,表姐她、她昏倒了,妳趕快過來!」即使聲音認不出來,一開口就劈頭直呼她的名諱,這樣的人沈曼娟還真的沒認識幾個。

  其實要金佩芳打電話給沈曼娟求助這點還是讓她猶豫了一下,畢竟沈曼娟曾經是自己厭惡到極點的情敵,要金佩芳低下頭來拜託她,她實在不願意,但是為了方思瑤,她一時之間想不到更好的辦法,只好壓下那不值錢的自尊心撥電話過去。

  然而聽見金佩芳的話,沈曼娟的心緊緊一抽。
  她努力的隱藏住了擔心的情緒,鎮定的叫金佩芳不要慌張,要她冷靜下來告訴她詳細的情況,並且叫金佩芳先到濟仁醫院去請求人幫忙,自己馬上趕過去。

 

 

  學姐昏倒了......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沈曼娟披上外套,悄悄的推開了門不想驚動熟睡的阿姨。她匆匆的離開了家門,平常人群熙來攘往的路上,如今卻只有沈曼娟置身其中,月光照映在沈曼娟身上,映照出了她的孤寂和沉重。

  舉步之前,沈曼娟輕嘆了口氣,想沉靜一下自己的情緒。她知道自己一向將方思瑤的事情看得很重,只是如果表現得太過於反常,她怕會被人察覺出什麼端倪,於是她努力的不將事情往最壞的方向想去。


  會沒事的......

 

 

 

/

 

 

 

  從手術室旁匆匆掠過,手術中的紅燈讓她想起了自己的母親,悲傷的回憶在腦海中湧現,緊接著迎來的是一股鼻酸,她拚命的想將之從腦海中揮去。

  推開了病房的大門,方思瑤躺在那裡,看起來只是熟睡了而已並無大礙,沈曼娟鬆了口氣,但她還是轉過頭問金佩芳方思瑤的狀況到底怎麼樣了。

  「醫生說,表姐她是因為在寒風中待太久,所以導致她有點失溫,在加上表姐本身的體質就有點虛弱,所以才會昏倒,現在雖然還有點發燒,不過已經沒什麼事了。」

  「那就好。」沈曼娟安心的露出了笑容,但又隨即發問。「不過學姐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個公園裡?」這是沈曼娟最無法理解的,大半夜的一個人待在時常有流浪漢出沒的公園,方思瑤不可能不知道那有多危險。

  「我也不知道......,表姐只是跟我說她有些急事要辦......」

 

  急事?
  這兩個字在沈曼娟的腦海裡立刻跟江曉婷連上了線,正當沈曼娟想在開口問金佩芳會不會是跟江曉婷有關的時候,方思瑤醒了,然而一醒來嘴裡喃喃念著的名字便是「曉婷」。

  心中的問題沒有開口就得到解答了,省下了口水換來的卻是心酸。

  「表姐?妳醒了?怎麼樣,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金佩芳的手掌撫上了方思瑤的額頭,方思瑤已經恢復成正常的體溫了,但這還是讓金佩芳放心不下。

 

  「佩佩......鹽酥雞呢?」

  金佩芳好想翻她白眼。
  但她諒在方思瑤現在是病人的份上,她忍住了。

  「如果妳問的是妳買的鹽酥雞,它現在應該還躺在公園吧,幹嘛?想吃鹽酥雞的話等妳身體好了我再去買給妳吃啦。」

  「曉婷......,可以、幫我拿去給曉婷嗎?她說、她想吃......我不想讓她失望......」方思瑤用盡全力的吐出了這幾個字。聞言,金佩芳心裡的火整個冒了起來,雖然她在公園裡看見長椅上擺著兩杯熱牛奶的時候她就在猜方思瑤是不是約好了要跟江曉婷見面,但她實在不相信江曉婷會放任方思瑤在這裡吹冷風,所以她才沒繼續想下去,沒想到,事實真是如此。

 

  金佩芳猛然的站了起來,注視著沈曼娟時的神情是難得的正經八百。「我出去一下,表姐就麻煩妳照顧了。」

  「嗯,沒問題。」沈曼娟一口答應。她看著金佩芳離去的背影,這個女孩在經歷過那麼多事情以後真的成長了許多,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也有能力保護最珍惜的家人了,思瑤應該感到很欣慰吧?


  在金佩芳離開後,沈曼娟在方思瑤的身旁坐了下來,手疊在方思瑤的手掌上,試圖讓她安心。「學姐,佩佩已經去幫妳送鹽酥雞了,妳就不用擔心,好好休息吧。」

  「嗯......」方思瑤努力的撐起了一個微笑,帶著一點點心痛進入了夢鄉。

 

 

 

/

 

 

 

  清醒後的第一瞬間,江曉婷只覺得自己的後頸好痛。
  眨了眨眼,江曉婷環顧了下周圍,這是她的房間,小公主和小王子正在嬰兒床裡熟睡,時鐘上的時間顯示著十二點半,她沒道理會在這個時間醒過來。

  於是在幾秒鐘的思考過後,江曉婷想起了方思瑤。幾乎是在想到方思瑤的同一秒,江曉婷便下了床,重重的推開門跑了出去,穿越了客廳,無視於謝天翔和張秀麗叫著她的名字,她現在只想馬上奔到方思瑤的身邊。

  然而大門一開,出現在眼前的卻是正打算按電鈴的金佩芳。


  「......佩佩?」江曉婷的柳眉輕輕皺起,不解為什麼金佩芳會出現在這裡,但是她猜這和方思瑤有關係,也就沒有推開她自己跑出去。

  「不是很想吃鹽酥雞,拿去吃啦!」一看到江曉婷一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的表情,金佩芳的火便冒到了頭頂,憤怒的將鹽酥雞朝她丟去,卻不知道是不小心還是故意丟到了站在一旁的張秀麗。

  「喂、妳這個傢伙!」


  完全無視張秀麗,金佩芳扯大了嗓門對著江曉婷大聲斥責:「江曉婷,妳是把我表姐當成什麼了啊?」

  她氣沖沖的樣子看在他人眼裡也許戰鬥力滿點,但是看在江曉婷眼裡金佩芳就只是個孩子,她壓根兒沒打算跟她鬥,聽了金佩芳的話以後也沒有動氣,只是擔心的問:「思瑤怎麼了?她現在還在公園裡等我嗎?」

  「我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想也知道我怎麼可能還把她丟在公園啦!妳還敢問我『思瑤怎麼了』?,是誰爽約把她丟在夜晚的公園裡讓她等了整整四個小時?!妳知不知道她因為吹了四個小時的風現在人躺在醫院裡!都已經變成那樣了在擔心妳沒吃到鹽酥雞會失望,要我把東西送過來給妳,妳這樣耍她很好玩嗎?妳憑什麼這樣對待我表姐?!」

 

  金佩芳的一字一句全化成了利刃不偏不倚的刺在江曉婷的心上。不對、不對,不該是這樣的......她們好不容易才可以見面,她們應該要在美麗的夜空下妳一口我一口甜蜜的吃著鹽酥雞,聊聊這些時日以來見不到對方的痛苦,替對方充好電以後再一起對抗這個目前還容不下她們的社會......

  而不是告訴她方思瑤現在躺在醫院裡。


  「佩佩,妳帶我去找思瑤。」江曉婷下意識的抓住了金佩芳的手,也許是想要尋得一絲安心。

  「曉婷!我不准,我不准妳再去找方思瑤!」

  「媽!」她們才剛相認沒多久,江曉婷真的不想跟張秀麗吵架,也不想怨恨她。她只是想跟方思瑤攜手共度一生而已,為什麼那麼難......為什麼她們的愛總是會傷害到對方?

  「不用了,省省妳的口水吧!」金佩芳大力的甩開了江曉婷的手。「她現在還在發燒,應該已經昏睡過去了,妳想要去跟她辯解也沒有用。」憤恨的瞪了江曉婷一眼,金佩芳轉身。「妳已經跟我表姐分手了吧?那麼就請妳不要再來玩弄她。」語畢,金佩芳大步離去。

 

 

  看著空無一人的門口,江曉婷站在原地,反覆思考著金佩芳說的話。
  她說的沒錯,在外人眼中她們已經分手了,是她們雙方共同決定要進行這個遊戲的,為了對方,她們沒有資格再留連不捨。

  ──愛情真的很痛呢。

  江曉婷冷冷的笑出聲音,聞聲張秀麗擔心的扳住了她的肩膀,卻被她給甩開了,她懶得再拜託張秀麗成全她們,她真的累了。江曉婷轉身,揚起手示意不許任何人跟過來,行屍走肉般的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又是個孤枕難眠的夜。

 

 

 

 

TBC

    小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