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結束後的故事

*至少想讓這兩人在我的筆下甜甜膩膩一回合

*交往後的梶真,我拜託你們快去結婚

 


請誰喝的酒

 

 


染谷校長的事件隨著六月梅雨的停歇共同畫下了句點,高照的艷陽提醒著緊急審訊室的各位日本又走入了新的季節。

而梶山跌落山崖的事件卻沒有那麼簡單的了結,誰讓他在傷口還沒癒合的時候就逞強回到職場,甚至一路苦撐到染谷自白後送檢,才跌坐在椅子上苦笑著說說自己的傷口好像發炎了,害緊審的大家嚇得手足無措好一陣子後才想到要打電話叫救護車。

梶山的傷口遠比他所形容的要來的嚴重得多。
否則不會讓真壁在加護病房外頭足足等上一夜。

醫生說了很多專有名詞,真壁沒聽懂太多,總而言之是炎熱的天氣和過度逞強的梶山惹得禍。儘管嚴重得被推進了加護病房,梶山卻還是沒把該住的院住滿,隔天下午就回到了工作崗位。小石川他們合資買的慰問禮也來不及帶去醫院,只好分送給緊審裡頭的大家一起解決。

「請別在意,管理官,反正本來就是大家一起買的。」咬下蘋果的時候小石川笑著說。

而玉垣全程都沒有放下他的手機,因為梶山是被真壁攙扶著走進來的。

「妳太小題大作了,真壁。」被這樣無數雙眼睛的注視下,梶山顯得有點難為情,試圖用拒絕性的言語讓真壁將她的手放開。

「是喔,」真壁隨意地哼了一聲。「那應該是我搞錯了,昨天晚上因為逞強把自己搞到躺在加護病房的人可能不是管理官。」

「……我知道了。」真壁一句話就把梶山逼得語塞。「我這不就坐到位子上了嗎?」

確認梶山好好地坐下來之後,真壁才總算肯鬆手。「那我把拐杖放在旁邊了,你可不是一直都有人肉拐杖可以用的。」

「還真是多謝妳了。」

 

明明是一如往常的唇槍舌戰,但看到這樣的情景就有人忍不住了。

「你不覺得他們兩個在醫院的時候肯定發生了些什麼嗎?」玉垣煞有其事地拿著手機湊到小石川的身邊,秀出螢幕裡頭距離比平常更近的兩人。「真壁小姐平常不會跟管理官靠得這麼近的!」玉垣滑出了下一張照片,努力的壓低聲音卻壓不下去他激昂的情緒。「然後你看這張,真壁小姐的視線一直緊盯著管理官不放,這明明是平常管理官在做的事!」

「不就是因為管理官受傷了嗎。」對於玉垣過度旺盛的好奇心,小石川笑瞇了眼睛。「況且這兩人的距離一直都很近的。」

「是啊,他們一直都是那種感覺的,今天換做我們怎麼了,他們倆也會表現出一樣的關心的。」菱本靠過來幫腔,最後那句說得有些底氣不足,被小石川用視線嘲笑了,菱本只好若無其事的接著說:「倒是小玉,要不要吃個蘋果啊?」

玉垣發出了不滿的鼻音,顯然沒有辦法接受這兩人的模稜兩可。「不了,我對蘋果過敏。」

「原來還有人會對蘋果過敏啊!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似乎有花粉症的人就會有這樣的症狀喔,應該不在少數。」

「阿春知道的真多啊。」

聽見兩人打著哈哈明顯是想扯開了話題,玉垣卻忍不住又咕噥了一句:「這樣不就永遠不知道誰要請誰喝酒了嗎?」

「喝什麼酒?」這一次湊過來搭話的人是話題中的主角,不知何時梶山已經拄著拐杖走到了他們身旁,雖然注意到小石川和菱本別有深意的笑臉,但梶山沒有追問。「想要吃慶功宴的話等我們解決了這一次的麻煩再說,各位,該出……」

「管理官!」

沒讓梶山一如往常地把他那看似帥氣的台詞說完,玉垣猛地站了起來,沒控制好的音量嚇得連真壁都回過了頭。

「幹什麼啊,小玉,嚇了我一跳。」

「管理官跟真壁小姐。」玉垣像豁出去了一般的大喊。「你們有在交往嗎?」

完全出乎預料的一顆大直球,把真壁敲得原形畢露,她心虛的將視線轉向了梶山,而對方並沒有看向她,僅僅遲疑了半晌就扯出了不耐的表情。

「什麼啊,問這什麼理所當然的問題,我怎麼可能和這個人在交往,她可嫌棄過我是個只想著要升官的男人啊,更何況我可從沒把她當作女人在看待。」

真壁狠狠的瞪了梶山一眼。「彼此彼此!」

「怎麼這樣……所以是我要請喝酒啊。」玉垣無力的坐了下來,比起請客,更讓他難以接受的是自己的判斷力居然會出錯。

「什麼喝酒?你們趁著我們不在的時候偷偷打了什麼賭嗎?」

「我和菱本各賭了一杯酒說你們兩個並沒有在交往。」小石川向真壁解釋道,隨後將目光看向了梶山。「不過,怎麼可能讓後輩請我們喝酒呢?這一頓就算在管理官頭上吧?」

梶山回應給了小石川一個苦笑。「等這一次的案子處理完,你們要喝幾杯都沒問題,現在,該是出場的時候了。」

 

※※※※※

 

這一次的嫌疑人年紀又輕得令人惋惜,雖然算不上太錯綜複雜的案件,但他們也花了好幾天才總算逼出對方含淚的自白。

被對方過於強烈的情緒影響,真壁花了好一些時間才真的讓自己從那間審訊室裡頭走出來。回過神時夜已深,她有印象小石川他們向自己道別,卻不記得那是在多久以前。

真壁抬頭看向辦公室亮晃晃的燈,又看向屬於梶山卻已空無一人的座位,真壁垂下了眼,拿起自己的包轉頭離去,卻沒料到在走廊的盡頭遇見了梶山。

光是看見梶山的存在,就讓真壁躁動不安的心稍微緩和了下來。

 

「管理官?你怎麼坐在這兒,我還以為你回去了。」

真壁試探性了喚了聲,坐在長椅上的梶山有些茫然的抬起頭,一時之間忘了掩飾臉部看上去辛苦的神情,被真壁逮了個正著。

「……妳這不是還沒回去嗎。」梶山悶著聲說。「我只是走著走著覺得有點累了,才坐下來休息一下而已。」

「吶,是傷口又疼了嗎?你怎麼沒拿著拐杖呢。」真壁皺起了眉頭,著急的在梶山身旁坐了下來。

「一直拄著拐杖看上去太惹眼了,況且我剛剛可是去見磐城部長。」梶山說,看見真壁藏不住的擔心,他在真壁的手背上輕輕拍了拍。「只是今天站得有點久,傷口可能有些不堪負荷。」

「受傷的人還不好好坐著。」

聽見真壁帶著些許責備的話語,梶山反而輕輕地笑了起來。「嫌疑人今天的情緒太不穩定了,而妳又一直說話激他。」

「為了逼他說出真相,我也是不得已的啊。」真壁小聲咕噥。「害你擔心得坐立難安了啊?」

儘管完全被真壁說中,梶山也沒有分毫彆扭,只是牽住對方的手扯起嘴角笑著說:「一百分的推測。」

除了他們待著的地方,整個走廊的燈都是暗的,夜太深了,深信這時不會再有誰經過的真壁就這麼讓梶山牽著,甚至主動扣住對方的指頭。

真壁露出了自滿的表情,嘴角勾起了和梶山一樣的弧度,但像是突然想到什麼,真壁的視線瞥向被梶山牽起的左手。「話說回來,你這是在幹什麼。」

「嗯?」梶山遲疑了一下,不太確定真壁想要得到怎樣的答案,但緊緊扣住的手卻絲毫沒有鬆開。「──牽手?」

「原來你都會這樣隨便牽起異性的手啊──」真壁拉長了尾音。「沒有在和我交往的梶山先生,還是說你根本沒有把我當作女性看待。」

「原來是在講這個。」聽完真壁的話梶山不禁失笑,拉住真壁的手讓對方靠得離自己更近了些,真壁幾乎整個人都貼上了梶山的手臂。「妳在記恨嗎,沒有在和我交往的真壁小姐。」

「那是當然的。」真壁有些不滿的說。「『我怎麼可能和這個人在交往』,你都沒看到你當時那個表情,距離好幾公尺都能感受到你話語中的嫌棄,連我都要信以為真了。」

「真偽莫辨的演技可是中間管理職的我不得不修練的技能啊。」梶山說。「況且是妳太不避嫌了,小玉以外的人可沒那麼容易唬弄過去。」

「這倒是。」真壁肯定的點了點頭,回想起當時的場景不禁輕嘆:「阿春和阿菱他們那兩雙精明的眼睛,總覺得我們之間的所有事情都被他們倆給看透了啊。」

「反正他們也不是今天才看透的。」

 

梶山不著痕跡的咕噥道,牽著真壁的手力道又緊了些,和真壁之間的距離近到讓他足以感受到真壁的體溫,不知道是太過於炎熱的天氣還是其他別的原因,真壁的體溫高的灼人,但卻是讓梶山安心的體溫。

真壁撇頭看向把自己的手越握越緊的男人,臉上不再掛著工作時一貫的撲克臉,反倒是洋溢著藏匿不住的溫柔。

「臉上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呢。」真壁伸手輕撫梶山的臉龐,雖然仍舊帶有一點傷疤,但不仔細看就像沒受過傷一樣。

「是啊,畢竟我也只有臉還稍微能看,摔下山崖的時候可有好好保護著。」

「別說這種話啊。」真壁輕輕蹙眉。「你也還有很多其他優點的。」

「今天怎麼那麼率直。」梶山笑了起來。「有什麼其他優點,妳倒是說來聽聽。」

「大概是無論什麼都能心領神會這點?所以我想說的就算不用說出口你也能完全了解吧,管理官?」

「真是狡猾的女人啊。」

談笑間真壁站了起來,被梶山牽著的手還是沒有放開。儘管心中有那麼一處希望時光永遠停留在這一刻,但時間也確實晚了。

「如果你的工作也告一個段落了我們就一起下班吧,我送你回去。」

「要是真的被妳送到家門口了,我搞不好就沒辦法讓妳回去了啊。」

「受傷的人在胡說什麼東西。」

「在說妳就乖乖地讓我送妳,就這麼點傷而已,護送妳走完夜路的能力我還是有的。」

真壁妥協似的聳了聳肩,然後出力將梶山從椅子上拉了起來,而像是沒站穩的梶山搖搖晃晃的倒進了真壁的懷裡。

「梶山?」真壁有些慌張的驚呼。「你的腳果然還在痛吧?」

梶山沒有回答,只是將下巴抵在真壁的肩窩上頭,雙手牢牢扣住對方的腰間,將真壁整個人摟進了懷裡,真壁這才意識到這傢伙是假裝跌倒真吃豆腐。

「狡猾的人到底是誰啊。」真壁裝作不滿的咕噥,但臉上揚起的小小笑容卻出出賣了她,反正現在的梶山也看不見,真壁便沒打算藏。

「我們兩個都是吧。」梶山回答,緊接著問道:「情緒放鬆一點了嗎?」

真壁遲疑了一會兒才理解梶山的話語。「結果原來是你在照顧我的心情啊。」

「今天審訊的時候我看妳陷得很深,有點擔心妳還沒走出那個情緒,畢竟妳總是習慣在審訊的時候把自己整個人都給搭進去。」

「今後可能不會是在審訊的時候了。」

「什麼?」

「把自己整個人給搭進去。」

聽明白真壁話中的含意,梶山的胸口猛的揪了一下,他側頭親吻真壁的臉頰,情不自禁的將對方摟得更緊。鼻尖所及全被真壁的味道包圍,帶著一點咖啡和肥皂的香味,在梶山柔軟的心頭化開。

「妳說我這酒到底該請誰喝才對啊,真壁。」

「那當然是我們所有人啦,沒有在和我交往卻整顆心都被我奪走了的梶山管理官。」

 

 

 

FIN

 

甜甜膩膩到我自己都沒眼看了(掩面)

請你們去結婚,算我拜託了(跪下)

以及請朝日電視台出第四五六七八季,拜託了…我好喜歡這兩個人…!

 

延伸閱讀:【緊急審訊室同人】梶真 妳曾說 (全)

 

 

以上

    小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